• 夏傾顏楚御風 字數6萬完結萬般皆是命,半點不由人。初見時,她在芙蓉花樹下小憩,他溫溫道“姑娘醒醒,小心著涼?!比~芙醒來驚鴻一瞥,隱隱記得書中所言 ‘不似凡人天上來?!澳闶呛稳?,為何在此?”禁宮之中可不是男子隨意出入之地。他眼如美玉光華溫潤,淡淡淺笑道“微臣公孫奕,敢問姑娘可是公主殿下。立即閱讀微信閱讀

試讀章節目錄

春日梨云,粉色芙蓉紛紛墜下,片片薄如蟬翼。

夏傾顏跪在墓前,往銅盆里丟下一把藜稷梗,火苗迅速吞噬,映紅了她一張淡然無悲的臉。

墓碑篆刻的字還是新的,簡述了君主碌碌無為的一生。

“娘娘,圣旨到?!?/p>

站在她身側的是朱戟,宮中宦官,此時展開圣旨,鄭重其事宣告,“奉天承運,皇帝詔曰,夏氏傾顏皇后,淫亂后宮,私通南寧將軍,其罪當誅!念及昔日恩情,廢除后位,移居靜心苑,欽此! ”

夏傾顏未曾抬頭,只聽得‘昔日恩情’四字,不禁噗嗤笑了。

朱戟皺著眉,卷起圣旨送她眼前,“娘娘,接旨吧! ”

夏傾顏徐徐起身,撣了撣錦絲百褶的裙擺,雪白的,宛如山澗綻開的雪蓮。

“謝朱公公傳旨,罪女接旨便是?!?/p>

她平靜的收好圣旨,杏目清亮,不見一絲悲傷。

而手里的圣旨卻壓得她喘不過氣。

終究是走到了今日,父皇病故,楚御風哪里容得下她?

“娘娘,陛下讓奴才轉告您……”

“什么都不必說了?!毕膬A顏打斷了他的話,對著墓碑作揖,轉身邁開蓮步,片片芙蓉落在發間。

饒是榮華不在,她搖曳身姿,步履平緩,依舊是清資傲骨。

靜心苑乃是冷宮,入靜心苑之人,此生老死于此,無一例外。

故此,院中蕭條,一棵苦情樹殘枝敗葉,樓閣陳舊,雜草有一尺高,目光所及之處無不透著死氣沉沉。

夏傾顏走過庭院相步入回廊,推開布滿蜘蛛網的門扉,入眼唯有一張床榻,一方圓桌,四把杌子。

尾隨的青鸞話不多,手腳倒是麻利,卸下包袱,往床鋪上鋪了張素白的褥子。

夏傾顏靜靜的看著她鋪好,環視四周,空蕩蕩的。

“青鸞,這冷宮三年來無人居住了吧?”

至新帝登基,后宮里,她還是入住冷宮的第一人。

青鸞擎著松明點燃蠟燭,悠悠燈火驅散濕朝,抿了抿唇角,弱聲道:“娘娘,您別想太多,與南寧將軍私通之事是陛下誤會了,等查個水落石出,陛下定會還娘娘清白的?!?/p>

“清白?”夏傾顏苦笑搖了搖頭,“青鸞,你在宮中跟了我十來年,為何還這般天真?”

世人只知楚御風承襲皇位,以外姓相國之職迎娶公主夏傾顏,登基為帝。夏傾顏何嘗不知楚御風野心勃勃,二八年紀敘職相國之后,步步為營,掌權奪勢,一舉逼宮。

夏氏六百余人,被誣陷為謀逆之徒,斬殺于宮門樓,距今已三年之久。

這三年,父皇軟禁宮中,雖尊為太上皇,卻好比階下囚。

楚御風立她為后,不過是封住天下悠悠眾口,虧得她還深信不疑,以為只要手握鳳印,這天下,仍是夏氏的天下。如今,父皇駕鶴西去,她這枚棋子便再無用武之地。

至于私通,欲加之罪何患無辭?

“娘

...

閱讀全文

喜歡這本書的人還在讀

作者

玉休

新人報道,請多關照

捕鱼达人真人 湖北11选5走势图表前三直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云南快乐10分钟开奖结 广西快3中奖助手 甘肃快3几期 微信股票分析群 北京快乐8下载安装 中国福利彩票怎么查是否中奖 qq群股票推荐 辽宁快乐12开奖查询一定牛